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e域名
广告
查看: 13|回复: 0

济宁王彦伦、王尔宽黑社会性质组织15条犯罪线索(转载)

[复制链接]

3561

主题

3563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806
发表于 2019-9-10 17: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从2012年开始一直通过信访办、公安厅举报王彦伦、王尔宽黑恶势力的恶行,却始终没有结果,现通过媒体和网络对外散发我的实名举报线索。

  王彦伦,山东济宁邹城人,济宁矿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尔宽,山东济宁邹城人,约1988年用马增银民政安排“回执单”去兖州矿务局铁运处工作。王彦伦在济宁市汇源建安公司有40%的暗股,王彦伦的儿子在美国居住,出国费用均由王彦伦承担。其儿子在国外生活奢侈,但在2011年前并未取得绿卡,其生活来源均由王彦伦承担。

  王彦伦、王尔宽黑恶势力组织,长期非法控制鲁西南煤炭运输,并有房地产企业。内部成员分工明确,有一定的活动规约(多对受害人采用投毒或制造车祸方式,打击受害人)。

  我的姓名:马增银,身份证照片,

  

  现住址郓城县金河路214号,是一名党员退伍军人,1978年入伍,1985年退伍,部队番号95825,驻湖北孝感,在部队受到两次嘉奖一次立功,随行一张第一个字是“异”字文档,给安排工作。1985年部队党组织派干部李福堂来郓城县安置工作,当地民政部门接收后,给了“回执单”,要求我在家等工作安排的通知。王保银(二姐夫)从我家中拿走了回执单,在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情况下,把我工作安排到了兖州矿务局(巨野),并告知我让我去上班,他在没我同意的情况下怎么能决定我的工作走向?我当时拒绝去巨野工作。王保银却当场把我的证明信带走,并且安排他的近亲王尔宽去兖矿工作,事已至此我从没想过追究王保银和王尔宽责任,本以为这事就过去了。却没想到王尔宽、王彦伦恶势力组织壮大后,却一直想把我灭口,针对我多次投毒,制造车祸。对我接二连三的谋杀没有成功后,继而调转枪口对准我的家人、身边人等。以下是王彦伦、王尔宽恶势力组织的犯罪线索:

  一、用车祸掩盖谋杀。2005年在山东省兖州市新兖工业园量子科技开客货车(鲁H-28631),孔令运命令高磊提前认车牌号,车队长赵公泉在刹车上做了手脚。汽车行驶到曲阜西环路时,孔祥福(死亡)、孔德云,前一人放开羊,后一人用长鞭猛打羊,羊群占据整个马路,造成此次事故。审判书却避开两个重要线索1、审判书里没有放羊人孔德云,他是主要线索,也是参与者。2、证明人李健、高磊、李进银,都可以证明放羊人故意赶羊是造成事故原因,法院判决书却没有任何此类证词。

  2015年3月12日孔令运(曲阜市交通运输局监察大队二中队长)等执法人员滥用职权,导致出租车在高新区黄王路口与一辆轿车相撞,造成6死2伤的严重后果,造成轰动一时3.12事件。

  孔令运事件只是王彦伦、王尔宽恶势力的一个小缩影,他们之间相互配合、合作,共同谋杀收益,伪装成一个又一个交通纠纷,用交通纠纷掩盖谋杀。从2005年孔令运制造车祸到2015年被捕正好十年,十年之间他们制造了多少交通事故?在2005年之前利用交通纠纷谋杀了多少人?王彦伦、王尔宽组织担心证人站出来,对证人进行灭口,高磊父亲告诉我,高磊是误入歧途,愿意出来作证,没多久高磊父亲就死亡,村民回忆死亡时口吐白沫。2018年再次到曲阜检察院,检察院答复找不到证人,高磊是精神病其证词无效。

  二、王尔宽命令侄子拦路偷车。2010年,我在朋友家吃完饭,骑摩托车回家,当天下雨路滑我摔倒后,看到王尔宽侄子把我摩托车骑走,后来找到王尔宽侄子要摩托车,他告诉我“给不给的听老大的”,问及老大是谁,只说“距离这里比较远”,王尔宽侄子所说的老大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对这个事件多次下达命令?

  三、命令有投毒前科人员多次投毒。2004年在青岛港口工作期间,车主刘树来二儿子小光(曾因为投毒被判刑)多次在我饭菜、烟、钱上投放有毒化合物,当时立即报警。

  四、身边人陆续死亡。在郓城县双桥乡马集村,老家胡同多数家庭的中年男人陆陆续续死亡,谣言四起说胡同风水不好。

  五、女儿水杯中投毒,居所被监视,家中水管投毒济宁公安回复只能化验农药。2011年在女儿所在单位,在食物中、水杯中、衣服上多次投毒,导致女儿不能工作,我们立即报了案,化验结果只是水中无农药。同时在济宁儿子的房子中,当6楼家中无人时,他们曾三次入室投毒,要求查监控,物业告知监控摄像头损坏,当时20多个摄像头只有37#楼损坏,后再去查监控,工作人员告知:负责片警禁止维修。同时发现床底、厨子后有苯系类化合毒物,三次取样,三次未给结果,告知是装修导致的,但房子并没有装修。后来饮用水也出现问题,对门邻居的水和我们水完全不一样,气味有刺激性。

  这期间他们使用软暴力,对我及家人进行监控跟踪。家人只要出行就会有车跟踪,有机会就会往家人身上投有毒苯系类化合物,购买食品和蔬菜时也会被伺机投毒,发现在我北楼最西侧楼栋,2楼的一个西户运河煤矿男职工,往我和家人身上和楼道内喷射有毒化合物,派出所要立案,中区不同意。在我去中区公安局信访室时,我对姜主任说:“家中室内到处是毒气,这样会出人命的。”他说:“现在还不是人没死吗?”我问他:“人死了才立案吗?”他说:“死了也不一定立案,死的人多了,都找出来了吗?”后来我们找到当时中区公安局局长乔培战,当我说到家中有毒物,他漫不经心,反而说:“我柜子下面有毒物吗?”

  六、阁楼拖把投毒导致妻子残疾。2012年初,开始在阁楼的露天阳台拖把投放易挥发的有毒化合物(投毒人为最东户阁楼出租人员的妻子),拖把在拖地时造成毒物挥发,导致妻子瘫痪在床。

  七、公共场合投毒,郓城公安忌惮煤炭行业黑恶势力。2015年-2018年在我所驾驶的公交车内,投放易挥发的化合毒物,不仅对我也对学生和乘客造成了伤害。(有公交车投毒人的家庭地址)。

  八、王彦伦情妇在派出所内公然驱散公安。2011年,我到济宁市公安信访处,一女子穿便衣(有照片)命令首席警察赶走我们,又指派干警离岗躲避,让干警不要受理我们的案件。经查证,此女子是王彦伦的情妇,王彦仑长期和有妇之夫通奸,还扬言:“就是到北京也告不倒我们!”。

  九、金钱收买附近人殴打我家人。2004年徐景环及女儿殴打我妻子,打完后徐景环和他女儿打电话叫人,他女婿带着一帮打手,踹开门后到我家中对我妻子和我女儿殴打半个多小时,一直打到内屋才罢休,造成妻子和14岁孩子受伤,几乎同时烧水壶中出现毒物,事后女儿得病休学。

  十、命令辍学青年殴打儿子。2004年林森等十几个辍学青年,在学校门口无故对我儿子进行殴打,最后用砖头砸在我儿子头上,造成重伤。

  十一、儿子单位宿舍、公共场合投毒。在儿子单位宿舍内投有毒化合物,发现监狱工人(两人)在宿舍内、过道旁、大路两边,新盖的联合体办公楼拖把上都发现有毒化合物,物业人员拖地之后其顺着风流进入井下,危害井下的工人身体健康,儿子同事十几人陆续出现脑血栓等疾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生产。

  十二、济宁公安骗签字应付省厅。2018年扫黑除恶刚开始时,我在山东省公安厅信访,省里把线索转交给济宁,然后济宁市区公安骗我签字,并说签字后我会给你济宁市公安答复意见,我签字后就没了下文,签字的只是他们应付省公安厅的答复书。

  十三、打黑办举报无果。2019年打黑办开通网上举报,我把材料举报到网站,材料从省再转到济宁市,市局又下放到当地南辛庄派出所,派出所民警安排一个20岁左右的辅警做我儿子笔录,录了一半不录了,告知让等通知。

  十四、郓城居住地菜地投毒。18年底,居住地郓城县金河路214号,三处菜地,有三处都被投毒,报警后郓城县公安局忌惮恶势力,所负责民警找了几次没找到,找到后打电话推脱有事不方便,后期再打电话就无人接听状态。

  十五、购买技侦设备,通过设备对家人手机进行监听,监视家人通话及定位。

  本人联系电话:170 7575 6185   

  151 0679 1768   

   2019年9月9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