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9|回复: 0

曝光:河北康保县农户的征地款 扶贫款等被镇村两级领导侵占

[复制链接]

1109

主题

1115

帖子

462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624
发表于 2020-9-8 12:4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叫张秀芳,是河北省张家口市康保县康保镇南关村村民,手机号: 18831304979)。多年来因我家耕地被征用和镇单位发生纠纷一直坚持上访,并纰漏了镇单位和村单位对数额庞大的征地款私下分配的内幕,他们以打乱平分的理由来搪塞我,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对我进行打击报复。下面就诉说一下这几年我家的不幸遭遇和受到的打击。

  一、 2013年康保县建设湿地公园,当时在没有审批文件的情况下征用农户耕地220亩,实际征用我家5.2亩耕地。我家二轮土地承包合同上的尺寸标注为长350米、宽5米(实际为10米),后来大队解释并承认说为了少交农业税,合同上每家填写耕地的长度不变,宽度都写成一半。本身我家土地合同上写为长350米、宽5米亩数应该填写为2.6亩,然而大队却误写成1.3亩,在发放征地款时统一按土地承包合同上的亩数扩大2倍发放,因我家合同上的亩数大队错误写成1.3亩,致使我家只拿到了2.6亩补偿款,剩余的2.6亩补偿款始终一直没有拿到。后来镇单位、县单位、信访单位三家联合给我出示过答复意见书,在其他农户涂改添加二轮土地承包合同亩数的情况下,歪曲事实说就是2.6亩地,纯属于提供伪证,我根本不服、后来康保镇又调来了一位史书记,针对我不服的情况,动用康保县经侦大队去立案调查,经侦大队调查清楚了始终不给我出具调查结果。证明我不服是对的。我去找镇领导,他总是找出理由推脱、不给解决。欠我家的2.6亩征地款按照当时片价计算为55120元被别人抢占,当时征用土地没有审批文件,并且是按高价钱进行土地交易,但给农户补偿的标准是按最低的片价每亩21200元,有的农户通过涂改添加合同亩数多拿征地款,其他剩余数额较大的征地款都截留在镇单位和村单位,后来这笔款也都被分光了。为了说明问题,我能提供出给我家写错亩数的二轮土地承包合同和当年大队发放给每户征地补偿款的详细数据以及 镇、信 访 局及农工委出示的虚假证明。

  二、我家原来住在康保县城的一座平房院落,面积达250平米,在开发占用前镇里领导得知拆迁款要调高的最新消息后搞幕后操作、指使两名干部到我家吓唬引诱说“现在要买你的房子,你不卖我们就给你断水断电让你住不好,但是卖给我们你也不能说出去、否则你性命难保”,证明人我认识是康保镇的干部,我感到害怕当下签订了卖房合同,就按他们给出的价格卖给了他们。因为他们有关系不用和我办理产权过户手续,就轻而易举地赚了四十万,他们买我房的价格为每平米1400多元,没过多久就拆迁,2018年拆迁时的补偿价格最低是每平米3000多元,后来我发现上当后不愿意搬迁要找幕后人讨个说法,这时幕后人指使社会混混趁我家没人用砖头把门窗玻璃全部砸坏,我们发现后被迫连夜搬出。不敢再去找幕后人了,他们对我又坑了四十万元。为了说明问题,我保存着原来签订《卖房合同》的原件(有买房人、镇干部的签名),和测量我家院落的平面图以及玻璃门窗被砸坏的真实照片。

  三、我家后来仅有的6亩口粮田,2018年春天也被镇单位和村单位卖掉,据镇单位出示提供的资料证明,南关村共拥有土地3589.48亩几乎全部被卖掉(但实际上卖的土地达4000多亩),我在国家信访网站上投诉我家的6亩耕地也被卖掉,镇里面先后出示了两份答复意见书,第一份是2019年1月24日,答复说“通过和南关村两委干部询问,南关村现在还有136亩地未被征用,其中包括你反映的地块,至于土地确权南关村还没有进行”,第二份答复意见书是2020年6月16日,答复说“通过和南关村两委干部询问,南关村现在还有57亩地未被征用,其中包括你反映的地块”这就是说一年多的时间又卖了79亩,这两份答复意见书事实上都是虚假证明,完全是敷衍了事应付我。我家的6亩耕地2018年春天他们就以非常高的价钱被卖掉,卖地款也高达上百万,因为这块地不是一块独立的农田是4户人家在一起的整块农田,镇单位欺骗国家信访网站,他们深知国家信访局不会派人来当地核查。我家准备在2019年春天继续耕种我家的6亩地,但村干部联合村霸将我家的耕地毁坏,致使无法耕种。试想将近4000多亩土地全部都卖掉,不可能再剩下这寥寥无几的57亩地。我让镇单位提供这57亩地的地名、具体位置、东南西北的长度和宽度,是否和我家的6亩地相吻合?但镇单位始终不给提供详细的证明材料,我家的6亩土地属于二轮承包有效期内,30年土地政策不变,也属于土地确权的范围,因为土地被卖掉根本再无法确权。当我又找到镇书记,让镇里面出示我家6亩耕地没有被卖掉的证明,镇书记很生气的说就是不给你出示证明,有能耐你去找县委书记去要证明。将近百万的征地款被他们私分不说,还胆大妄为的视法律而不顾出示了两份没有被征用的答复意见书,纯属于蒙蔽国家信访网站。为了说明问题。我能提供出我家6亩地二轮土地承包合同以及    镇单位给我出示的两份回复国家信访局的虚假证明。

  四、 南关村村单位给村民落实扶贫政策、发放福利款及其它各种款项达5次,每家都分到数额很大的钱款,但我家一次也没有分到,他们也给我家从2013年起办理了“建档立卡贫困户”,但根本就没有告诉我,我不知情这几年一直是一个空名,他们欺下瞒上说是2015年就已经脱贫了,直到2019年我才收到建档立卡户的扶贫手册,这几年我家的扶贫款不知被谁顶替冒领,我在上次国家信访中提到了这件事,而镇单位于2020年6月16日的答复意见书回避这个问题不敢进行答复,扶贫工程是国家的爱心工程,请镇单位说明我家这几年的扶贫款被谁顶替冒领?而作为镇单位这种欺下瞒上的做法又应该承担什么责任?直到2019年怕上级检查,他们才象征性的陆续给了2千元的贫困补助款。我去质问镇里面领导为什么村里面每次分钱没有我家的,他们回复说南关村实行了把土地打乱平分,并给我出示了一份没有任何签名和盖章的方案答复我,这份所谓的方案也没有进行公示,在南关村实行把土地打乱平分是根本行不通的,说穿了他们就是为了哄骗我,用这个所谓的方案把我拒之门外,让我乖乖地放弃6亩地上百万元的征地款,承认打乱平分,然后让我先前拿到的2.6亩地的5万多元钱也视同提前拿到了平分款,在以后分钱时逐步抵顶。什么时候顶平了,什么时候再参加分配。从2014年到现在的2020年,村里面各种各样的分钱,我是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就连发放的最基本的养老金也没有我们老两口的份,他们的理由是不放弃6亩地上百万的征地款,甭想再拿到一分钱。事实上有的农户已经拿到了好几百万的征地款。

  我为了维护自身权益,想通过上级单位和求助各级单位来解决这个问题,耗费了五到六年的心血几经周折、身体拖垮、带着满身疾病奔波于县单位、镇单位及村单位,要求解决问题,他们痛恨我知道并说出了实情,最让我精神受到打击的是,有一天我正好碰到了下班的县委刘书记,打招呼简单的说了几句我家的情况。但是,事情过了三天镇单位得知这件事后,仅然派出公安人员突然闯到我家里面又是拍照、又是询问、进行录口供、签字按手印,我想这肯定不是县委刘书记安排的,他们是害怕我和县委书记接触,把实际情况告诉了县委刘书记。所以就动不动用公安派出所来给我施压、恐吓。我是个文盲、大字不识,至于笔录口供上写了些什么内容我不认识,他们是使用这个圈套把我再次套牢,按照他们已经提前捏造好的方案让我签字,我因受到惊吓、精神高度紧张顺从地签字、按手印。从那以后我也不敢再去找县委书记了,他们说我再去找县领导,还会把我拘留。因为在2019年2月28日8点左右我去县单位找县领导,门房的保安不让我进去,事实上镇单位早已提前告诉了看门的保安不能让我进去(看门的保安是镇领导的亲戚),当时我要进县单位,保安不让我进,随后和保安发生了拉扯现象,随后他们劝说我到了信访局说是解决问题,在信访局待了大约一个小时后又把我哄骗拉倒公安局说是领导要问话,我去了公安局就失去人身自由,对我又进行了录口供、签字、按手印。因我不识字不知他们笔录口供上都写了些什么内容,整整关了我一天,最后就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把我拘留,在晚上6点又把我羁押到张家口看守所关了7天,使我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这几年康保镇和南关村村单位把将近4000多亩地卖的精光,然后又陆续把从2016年到2019年所欠村委会的8000多万元征地款陆续迁回来以后又以各种名目分的精光,其中包括卖我家的上百万征地款,如此庞大的数额他们怎么分配的,有没有通过变通等手段进行贪污、私分现象,我是个普通百姓无法去考证,但是他们把我家的6亩耕地卖了、把征地款分了不说,还瞒哄国家信访网站说没有卖掉,因此他们就对我采用高压、恐吓、断绝一切经济来源的做法,让我走上精神崩溃、毫无反抗能力的境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