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9|回复: 0

陕西版“孙小果案”还有诸多谜问待解

[复制链接]

1169

主题

1178

帖子

486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862
发表于 2020-10-10 15: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陕西版“孙小果案”还有诸多谜问待解

  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事都有,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当人们还在对“孙小果案”中的罪恶与权力余怒未消时,新京报,界面新闻等相关媒体又报道了一则令人更为惊悚的消息,它的奇特之处在于:涉命案人变更了身份,十多年里未受到刑事责任追究,在当地自由自在地生活了15年。

  这样一件轰动一时、备受广泛关注的案件,被当地警方定性为“重大案件”但在十多年里,仅仅只是将其中一人孙本江列为命案嫌疑人,其余5人一直未受到刑事责任追究。涉命案人之一的刘天成(原名刘江波)变更身份后成了多个赌厅老板,成了华阴市有名的“道上的人”这样的事奇葩不奇葩?

  1999年8月19日深夜,在西岳华山脚下的陕西省华阴市,22岁的杨战平和另外三个朋友因与另一伙人发生矛盾,在打架的过程中不幸被刺死,他的两个朋友也不同程度受伤。

  杨战平时年22岁,妻子已有七个月的身孕,然而,这样一起“重大案件”,在案发多年后,都不曾有结果。甚至涉案的6名犯罪嫌疑人中,除了孙本江一人被列为命案赚疑人外,其余5人十多年未被追究刑事责任,在华阴市当地自由自在生活了15年。

  更离奇的是,其中至少有4人在案发后“漂白了身份”改了名字和身份证号码。而命案疑凶之一的刘天成不仅改了名字和身份证号码,还在当地开设了多个赌博厅,豢养了一帮小弟,成为了华阴市有名的“道上的人。”

  够离奇吧!但更离奇的还在后头!据新京报报道,一位接近本案的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年派出所内部有人帮助改了身份证号,现在已经得到处分。”如此一件重大案件,涉案众人改了身份证号便烟消云散,可见足够奇葩!

  但谁是主凶,仍至今存疑?鉴定资料显示,杨战平系被他人用单刃刺器刺切左背部,致脾破裂失血性休克而亡。据渭南市中院判决,本案系“共同犯罪。”但是,2003年6月6日,命案嫌疑人之一的王计划(又名马利化)的被华阴警方抓获。马利化向警方交代,“江本是用刀子在腿上戳的,刘江波用拳头打,用匕首在(那人)肚子上戳了一下。”令人不解的是,马利化随后被取保候审。尽管马利化交代刘江波的具体“戳人”问题,但华阴警方此后并未继续调查。

  2016年,华阴市公安局在一份情况说明中称,调取2003年至今的取保候审存根,未找到王计划的。2016年被抓获后,王计划改变了2003年的说法,否认当年刘天成曾经“拿刀”。

  2019年6月14日,孙江本的父母告诉新京报记者,“案发后都说是孙江本杀了人,他十多年来没回过家,家里也没和他联系过。但后来(江本)说,刘天成一直给他钱、支持他,不让他回来。”

  2017年6月,渭南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对被告人赵全红、张辉、王红刚、王计划、刘天成等人分别判处11年、9年、4年6个月、3年等不等的有期徒刑。但随后5人上诉至陕西高院。陕高院决定不开庭审理。2017年10月,陕高院作出二审判决,除刘天成,其余4人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

  陕西高院二审改判刘天成为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获得缓刑的理由有二:一是一审期间刘天成代替全案被告人赔偿被害人亲属;二是居住地司法机关对刘天成评估为“一贯表现良好”。法院认为“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

  一个身涉命案的人,数十年来活动于案发当地,十几年来未被追究刑事责任,“漂白身份后”开设多个赌博厅,成了有名“道上的人”却被当地评定为“一贯表现良好”获缓刑,这理由足够奇葩!

  然而,世上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据界面新闻报道:刘天成除盘踞在华阴市外,还把势力扩张到了100公里外的西安。在西安经商的华阴人孙恩孝便是其中受害者之一。

  汉长安食品交易中心是孙恩孝所在的陕西瑞博置业有限公司在西安开发的项目之一。孙恩孝说,2012年5月,他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自称刘天成,是孙科(孙恩孝的儿子)的同学,希望承揽汉长安食品交易中心的建设工程。

  孙恩孝同意见面。不多久,刘天成带着一位穿警服的人员到西安宏府大厦广场相见。刘天成介绍身边的警察是他的合作伙伴。此警察自称姓任,当时是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某派出所民警。

  孙恩孝说,当时,同行者称他在西安干了好几年的工程,二千多万的工程可以垫资做。孙恩孝没点头,只是称“项目还没批下来,正谈着呢”。

  却没想,没经孙恩孝同意,刘天成就直接把建筑材料拉到工地,搭工棚。这样导致别的施工队进不来,本着息事宁人的想法,孙恩孝把建造工程交给刘天成和任。按照工程要求,承揽方要缴纳500万质保金给开发商,刘天成出了这份钱。

  然而,工程尚未结束,刘天成便把质保金要了回去。不久后又把已经要回500万保证金说是投资款,要孙恩孝方面拿出2500万元作为利润。孙恩孝说,在没达到刘天成要求后,刘天成一方便多次前来打砸办公室。

  从2015年至2016年初,刘天成带人对孙恩孝位于汉长安食品中心的办公室进行了4次打砸。除案发当天做一次笔录外,案子此后再无进展。参与打砸人数最多的的一次有50余人,最少一次有8人,孙恩孝说。

  2020年5月中旬,孙恩孝发现,当年打砸的案子卷宗中有一份伪造瑞博公司员工龚栓虎签名的“调解协议书。”2020年6月1日,龚栓虎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他从来没有签过这份协议。“这是一份伪造的协议书,我们公司从来都是要求追究法律责任,从来没有和解过。”

  2015年底,刘天成带领“小弟”李宾、郑小剑、卫彪、李龙龙对汉长安办公室进行第三次打砸。据界面新闻获取一段监控视频显示,几个戴着口罩、手持棒球棍的人进入办公领域,砸坏办公室玻璃、桌椅等。市场内多位租户向界面新闻指认刘天成参与其中。

  龚栓虎说,刘天成带着几十人手持棍棒、砍刀,来到食品城进行打砸。刘天成的手下威胁“要把你腿卸了”,并且“用刀背砸我的背,用刀压在我脖子上押我去见刘天成”。多名员工证实曾被威胁。

  经鉴定,此次打砸损坏的物品价值共2万2千余元。直到持续举报2年后——2017年9月,参与打砸的郑小剑被莲湖分局刑事拘留,后被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刑事责任。但刘天成并未因此事被追责。

  针对4次打砸行为,孙恩孝方几次报警,莲湖市公安分局桃园路派出所几次出警,但一直未能阻止刘天成的行为,“警察走了,他又来了”。

  孙恩孝提供的公司及其个人银行的转账记录显示,从2014年12月29日至2018年2月11日,分7次给任姓警官及其妻子郭某的两个银行账户共转款48.4万元。在银行的转款记录上,多数都写着工程款。

  后孙恩孝持续向西安市公安局、政法委等部门实名举报,刘天成昔日涉嫌命案也再次被翻出来。2016年6月至2017年,包括刘天成在内的涉案人员陆续归案。2016年9月,刘天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华阴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此后,西安市莲湖公安分局桃园路派出所介入调查刘天成此前涉嫌故意毁坏汉长安食品中心财物一事。桃园路派出所民警前往华阴市看守所,并向华阴市公安局移交刘天成涉嫌毁坏财物罪一案,要求和其故意伤害案并案侦查、合并起诉,但是华阴市公安局不知什么原因拒不接受移交和并案侦查,仅仅就故意伤害侦查后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最终,2017年10月27日,在尚有四次故意毁坏财物案未处理的情况下,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仅以故意伤害罪对刘天成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期四年执行,随即因执行缓刑而释放。2018年4月,西安市莲湖公安分局又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将刘天成刑事拘留。

  一名接近华阴市公安的知情者向界面新闻透露,上述人员归案后,当地相关办案人员把他们关在同一个监室,让他们互相串供。王计划在此次接受调查时,推翻2003年时向警方交代的情况,否认“江本用刀子在腿上戳的,刘江波用拳头打,用匕首在(那人)肚子上戳了一下。”

  刘天成等4人全部指向赵全红为主犯,声称赵全红在打架前喊了一句“打”。但他们所有人均没有指向赵全红具体实施打人行为。

  2017年6月,渭南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赵全红喊打,系行为提起者,被告人张辉持匕首伤人,行为积极主动,应为主犯。被告人王红刚、王计划、刘天成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对被害人实施了拳脚殴打等轻微暴力行为,系从犯。最终,对以上五人从轻或减轻处罚,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赵全红有期徒刑11年,张辉、王红刚、王计划、刘天成有期徒刑分别为9年、4年6个月、4年6个月与3年。

  当年10月,陕西高院作出二审判决。判决书显示,除刘天成,其余4人“上诉理由均不成立”。陕西高院二审改判刘天成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获得缓刑的理由:一是一审期间刘天成代替全案被告人赔偿被害人亲属;二是居住地司法机关对刘天成评估为“一贯表现良好”。法院认为“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在改判缓刑6个月后——2018年4月,刘天成因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被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刑事拘留。

  2019年6月,由于新京报等媒体的监督,陕西省公安厅指示渭南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彻查刘天成等六人故意伤害致死人命案事实真相及其办案民警得到徇私枉法行为。2020年6月,据渭南市公安局向界面新闻记者透漏,专案组已经查清,刘天成确实是持刀伤害致死杨战平的主犯,作案后其更改了身份证号在华阴市高铁北站、秦岭发电厂附近等多地开设赌博游戏厅,华阴市公安局中涉嫌徇私枉法为其办理取保候审、更改身份证号码的26名警察涉案被给与纪律处分,其中当年收受贿赂为刘天成翻供创造条件和帮其篡改口供、隐匿证据的两名民警被司法机关追究了刑事责任。遗憾的是,对于把主犯刘天成以从犯判处的两份错误判决至今未被纠正,对于刘天成及其手下李宾、卫彪、李龙龙等人在华阴市多地开设赌博游戏厅的犯罪也未进行处理。

  对于以上离奇的事件,人们不禁要问:一个身涉命案,被列为网上追逃的人,何以在十多年里不被追究?且能漂白身份后自由生活了十多年?还混成了赌场老板,有名的“道上的人”?还伙同他人多次打砸?如此黑恶何以被当地评定为“一贯表现良好”获缓刑?对其包庇纵容的民警既然都受到了处罚,对其本人错误的判决的纠正程序为何却迟迟没有启动,对其开设赌场罪也没有人追究?这难免让人怀疑其还有未被发现的保护伞。扫黑,就要扫除警界的败类;除恶,就要彻查保护伞之恶;唯有如此,才能风清气正,根治社会上的黑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