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7|回复: 0

曝光:我的亲人韦祖国冤死贵州省荔波县,凶手不抓,某些领导充当保护伞。

[复制链接]

1169

主题

1178

帖子

486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862
发表于 2020-10-13 10: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韦祖国,贵州省独山县本寨乡人,烈士家属,普通农民,患间歇性精神病,但秉性忠厚老实、温和善良,谦虚忍让,尊老爱幼,从不与人争执,经常在地方中做很多好人好事,更未有过任何犯罪前科。

  2005年11月5日上午,韦祖国徒步走亲,当天未归。11月10日,韦祖国家属从其他渠道打听到荔波县甲良镇甲新村打死一个人,全家人属顿时很紧张,半信半疑,立即到我地派出所(本寨乡派出所)报案,本寨乡派出所电话询问甲良镇派出所情况,对方说:“没听说过,不清楚,等领导回来再回复。”

  第二天早上(11月11日),家属同本寨乡派出所警员共11人驾车前往甲良镇甲新村询问情况,途中听说甲良镇派出所的车一大早就先去了,当警车快到甲新村路口时,突然听到有人开枪,扔石块,随后遭到该村及附近村寨几百人有组织、有预谋、刀枪林立拦在路上,山上,不让进村,并开出的认尸体条件:1.确认死的人一定是我们的人;2.签字承认死的人是强盗;3.规定具体抬尸路线。由于韦祖国家属未见到尸体,也不清楚具体情况,这条件太苛刻太无理,韦祖国家属不能答应,双方僵持不下,于是韦祖国家属派车去甲良镇派出所接警员一同来处理,可是他们都不愿意来。

  韦祖国家属随即通知独山县公安局前来处理,荔波县公安局又出面干涉,仍然无法认尸。消息传开,韦祖国家族、亲戚、朋友都非常气愤,纷纷自愿前往甲新村认尸,人山人海,当天差点发生近两千人的群体冲突。11月12日夜,在黔南州公安局的介入下,荔波县公安局带队前往埋尸地点,家属才得以认尸取回。

  此后,死者家属多次到荔波县相关部门催促破案,抓捕凶手,他们都说要我们相信政府,回家耐心等待破案。但随之而来却是一拖再拖、不了了之,韦祖国妻子黎永菊自当晚听到是丈夫遇害,当场哭昏抢救,救醒后日夜哭啼,整天催问何时能抓到凶手,一个多月后,由于悲伤过度含恨而死。

  不久,有个现场证人——白状余(退休教师),找到韦祖国家属,白壮余向韦祖国家属告诉他当天看到所发生的一切:当天下午三点多钟,韦祖国经过荔波县甲良镇甲新村者下组400多米对面的马路上,无辜被该村村民白廷刚等认为是强盗将其捉住(当时只有白廷刚母亲覃小米在家看见拉马,同时村长白廷渊看到有个人在韦祖国前面迅速跑掉了,谁都没有亲眼见所见韦祖国拉马),他们就把韦祖国拉到马路上,逼问韦祖国是哪里人,见韦祖国不说话,白廷渊打电话报警,该村男女老少几十人陆续赶来现场围观。接到报警后甲良镇卫生院通知在附近的土医生白作文赶往现场救治,白作文说:“我没有带药”,院长说,“你没有带药也要先去看看。”白作文就背着空药箱前往现场,此时韦祖国端坐在路边,村民们找来纸和笔,要他写下住址,他写下:“獨山縣本寨鄉”六个繁体字,并没有人动手打人,大家都在等着政府的人来处理。

  不久,甲良派出所所长覃家龙等人赶至现场,没有留在现场保护受害人韦祖国,就跟随马主白廷刚回家调查了。(以上是均结合卷宗及荔波县公安局的答复,虚实未知)

  大约下午四点半,退休教师白状余正好从此地路过,白廷渊要他去认人认字,取笑他说:“你在外面见多识广,你看看这个人你认得不?是不是你朋友?他是不是三都人,他的字你认得不,你会写不?恐怕你写的都没有他好哦。”当白状余正要走近去辨认韦祖国时,甲良镇政府的车就到现场了(车里有柏作志、张朝圭、罗汉军,雷镇长等6人,具体到场人员请问荔波县纪委和该村群众),车子路过现场之后没有停车下人,而是路过后掉头二次路过现场后离开,到距离现场70米左右的拐角处停车,仍然没有人从车里出来。

  这时,白状余就走近去认人认字,他看见韦祖国还是端坐立在马路边,一手拿纸一手拿笔,白状余说:“他写是‘独山县本寨乡’”这几个字,这个人我不认识,但是在塘立(本寨乡)赶场见过,没有交往,也不能确定他是不是三都县的”。

  一些人等着不见政府人员出来,就纷纷向停车的地方走去,留下一些妇女儿童老人在现场,不知道他们了什么,几分钟后,就从停车的地方走出来一个叫白光敏(家名白老齐)和两个年轻人(不是该村的人),白光敏指着韦祖国诬陷说:“去年我家的马就是你们偷的,我太恨你们这些人了”,说完将韦祖国踢倒后并用力踢左侧小肚,站在一旁的白廷志得势就用木棍用力殴打韦祖国。

  白状余见他们二人打得太狠毒怕出人命,就去劝他们两人,说“你们别打了,你们要是说他是强盗的话就割他一边耳朵就行了,留他一条命回家,以后我们赶场也认得”。白廷志却说,“既然他不是你朋友,你就不要多管”,说完继续打,白廷志的母亲覃小米也上前去拉劝儿子白廷志,说:“不要打了,一会打出人命来我们背不起”,但是白廷志之父白朝安却在一旁说:“你们打,只要你们打,打死了拿到对门坡埋”,说完还当场解裤向韦祖国拉了几滴尿,旁边的妇女小孩都喊丑转脸,土医生白作文就蹲在马路对面看着,一声不吭。

  两人打了几分钟后,才从停车的地方走出来了一个人,叫柏作志(在甲良政府做饭的人员),他边走边说,“别打了,别打了,我们来了你们就别打了”。当他走近时,这两个暴徒(白光敏,白廷志)才停手,这时白状余看到韦祖国已经倒在路边,不省人事了,估计也活不成了,白壮余不忍心再看下去,就回家了。(案发现场距离甲良镇卫生院不到二十分钟车程)

  等到六点钟,天快黑了,听媳妇说今天者下组打的人已经死了,不要让他们拿到我们的山上去埋,白状余又悄悄赶到现场,只见荔波县公安局已赶到现场,指挥白廷刚和白廷志两兄弟捆住韦祖国的手和脚,像抬猪一样把韦祖国尸体拿去山上找隐蔽处掩埋了。(其间该村白云超还脱下韦祖国两只水胶鞋,用柴刀砍破扔到路坎下,其中一只后来被受害者家属在路坎下找到)。当时荔波县公安局长是黄佩忠,几个月后调到黔南州政法委;当天到场指挥埋尸的是荔波县公安局刑侦队大队长韦明东,今后一直由他调查此案。(同一时期荔波县境内也发生多起类似案件,凶手不抓。仅是该村,韦祖国命案已第三起,从未抓凶手,荔波县处理此类案件有着“丰富的处理经验”,简称“荔波经验”)。

  2006年5月31日,荔波县公安局认定该案为“群体所为,直接责任人证据不足”为由,得出“不批捕,不起诉”的决定,同时认为韦祖国存在盗马行为,打死完事。

  韦祖国家属无法接受这个答复,为了给韦祖国洗清冤屈,开始了艰难的上访之路,多次往返于省级、州级、县级相关政府部门,反反复复不断上访几十次,过程很曲折很艰辛,负债累累,均无结果。 直到 2008年8月,在奥运会维稳之时,韦祖国家属进京上访受阻,(同时不久前有瓮安事件),荔波县公安局迫于压力才开始调查此案,调查的正是时当天指挥凶手掩埋尸体,时任荔波县公安局副局长的韦明东。十五天后得出大致结果:认定有十一人参与打人,但是仍然无法追究主要责任,不起诉、不抓捕凶手。

  对于这个结果,韦祖国家属拒不接受,继续到处上访,催促破案——在历尽千辛万苦,荔波县检察院终于批捕,但荔波县公安局还是不愿抓人,这引发韦祖国家属的愤怒,当场与韦明东发生抓扯,被拘留10日,到了第9天,荔波县才抓到凶手,此案终于进入司法程序。

  2009年11月,荔波县法院终于开庭审理此案,开庭当天,我方主律师偏偏不到场,只派助理出庭,临时熟悉案件卷宗材料,审判过程中,法官避重就轻,也只是训斥了当地村民,辩论仅几分钟,正要提到一些关键问题时,凶手开始翻供,随后法院立即休庭。几天后,给出判决,大致结果是:韦祖国存在盗马行为,凶手白廷志、白光敏等人属于自首,从轻处理,判处有期徒刑一至三年不等,缓刑四年,赔偿3.5万元。

  家属不服,继续上诉,十五天后便得到中级人民法院答复,大致结果是:白光敏、白廷刚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白廷志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赔偿5万元。

  对这样的结果,韦祖国家属认为:

  1.韦祖国一生老实本分,遵纪守法,几十年来在地方中经常做善事,怎么突然就变成“强盗”?而且人先死才是强盗,连一句话都不留就丢了性命?这正常吗?根据哪一条哪一法一定将人打死!

  2.凶手众目睽睽将人打死,手段及其野蛮残忍,这是不可改变的客观犯罪事实,证据充分确凿,当时很多人都看到,凶手也供认不讳,不存在被冤枉,为什么反而不用坐牢,判得也实在太轻了,这根据哪一条哪一法?

  3.当天到场的政府人员,既不救人也不抓凶手,当天还指挥凶手抬尸隐埋,并阻止受害者家属认领尸体,这是什么行为?!这些到场政府人员已经与此案有密切的利害关系,他们已经不能参与调查此案,为什么还让他们直接调查?他们的调查结果又有几分真实可信呢?受害者家人曾经要求他们回避,可是对方不采纳,导致韦祖国案子从开始的调查根本就不是真相,歪曲事实,混淆视听,这样的调查结果将直接影响后面的审判结果。

  4.白壮余与韦祖国家属非亲非故,素不相识,为什么他能够冒死找到韦祖国家属,并告诉他们案子的这一切呢?不曾图得什么利益而且还被地方中威胁,何苦呢?怎么就不是你们荔波县政府、甚至荔波县哪个领导来找到韦祖国家属告诉这个案子经过呢?你们说不知道韦祖国地方住址,为什么白壮余找到?包括凶手在内的全村人当天都知道韦祖国是独山县本寨乡人,就你们不知道?!

  5.荔波县公安局说30余人参与打人,请问他们都姓氏名谁?怎么打?打哪里?谁看见?就算你们满打满算提供的11人,开庭当天很多人都不买账,不认罪,即使是主要凶手3人中的白廷刚,他说当天他是第一个打,只打一巴掌后甲良镇派出所的人就来了,于是牵马跟派出所的人回家调查了,要判他的罪他根本不服。因此说,荔波县公安局说的30多人或者11人打韦祖国,那是根本是靠不住的,你们故意指出那么多人目的就是法不责众,减轻罪行,不抓凶手。

  6.从白壮余提供的证据和卷宗综合来看,韦祖国家属相信这个案子与荔波县公安局有扯不清关系和不可推卸的责任,背后仍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严重且复杂,他们若要去抓凶手,该村群众就会供出当天到场政府的人员出来,更何况凶手钱也出了,已经没有凶手什么事了。

  为此,韦祖国家属要求查明真相、洗清冤屈、依法严惩凶手,这个诉求过分吗?不该打死的给打死了,打死人的却逍遥法外,这是典型的冤枉好人、放过坏人,判得实在太轻、太不公平不公正了,天理何存,王法何在?! 受害人家属对这个结果强烈不满,坚决反对!

  这几年来,韦祖国家属该跑的部门都跑遍了,该信访的都信访了,连讲理地方都没有,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有冤无处申。至今,这个案子十四年过去了,韦祖国依然蒙冤待雪,凶手依然逍遥法外,荔波县至今连一句合理的解释都没有。今天实在是跑累了,负债累累,从未没有帮手,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个案子的全部事实经过告诉给全社会、天下人,让大家知道韦祖国有这个冤情。

  关于本案,大家有什么看法,请在下方留言,并希望你们能够伸出正义之手,替受害者鸣冤,督促相关部门重新独立调查,查明事实真相,依法严惩凶手,还死者一个清白。非常感谢所有对韦祖国案件伸出援手,帮助破案的正义人士,韦祖国家属将感恩不尽,永世不忘你们的恩情,在此跪谢大家。

  最后请问贵州省荔波县各位领导们:当你们善良老实的父母、子女外出探亲、访友或旅游,回来时却变成一盒骨灰,自己明明查出案件的经过,凶手近在眼前,但是对方政府也给你们与韦祖国案子同样的答复,无论如何就不抓凶手,你们也会接受这个判决结果吗?你们会满意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