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8|回复: 0

曝光:贵州省百里杜鹃管委会一纸内部行政强拆致彝寨青年们创业梦碎

[复制链接]

1231

主题

1240

帖子

509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092
发表于 2020-10-30 22:5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贵州省大方县百纳乡箐门彝寨合作社三十四位彝族青年,多年打工、银行贷款,2016年六月至2017年2月修建了的彝寨种植园、彝家文化传承基地,后来2018年百纳乡划到百里杜鹃管理区管理,2019年12月19日在彝寨老人们的痛哭中、青年们的绞心疼痛中被百里杜鹃管委会行政强拆。(彝寨青年电话:13638512160)

  事情从2014年、2015年百纳乡两年的新年年会开始,百纳乡两届党政领导以“千凤归巢,万众创业”为名,邀请在外创业工作的彝族青年陈刚回乡带动村民创业。在硫磺厂破坏严重,寸草不生的集体荒山种树、修路,2016年开始集资修路,种植了猕猴桃,开办了彝族文班,有了农家乐。合作社三十四位股东带动全乡二十八户贫困户合作创业,修建了合作社办公楼、彝寨活动场、停车场、木屋、厕所、道路、等建筑物,三十多位青年,几十个家庭的血汗钱凝聚而成。陈刚、陈瑞、等变买了外地的房屋,陈体刚等股东打工及贷款入股组成。

  百纳乡党委政府、百纳村委会与合作社签订《农村荒山承包合同》,签订《产业发展合同》,并鼓励彝寨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建成百纳乡农业园区,并且做了园区规划图;要求有生态接待中心、生态停车场、生态厕所、生态厨房、彝家博物馆、彝家农家乐等以及附属设施,并召开现场工作会,对产业园区发展宣传,把彝寨的建设写进政府工作报告。社区2017年、2018年先后评陈刚为名誉社区主任,百里杜鹃宣传部长篇报道《孤儿还乡传薪火》---记陈刚回报家乡事迹,百里杜鹃农办、百里杜鹃人社局、百里杜鹃关心下一代委员会等先后给彝寨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颁发奖牌,奖金。作为彝文化的传承人,陈刚收集祖传典籍、经书、毕摩法器等,合作社在办公楼开办了彝文化夜校,园区成为了附近传承彝族文化的基地、贵州省彝学会彝语言传习基地、水西非物质文化传承基地。

  强制把荒地说成林地、矿区破坏地块说成农用地诱使罚款,反复的行政行为严重失其信赖。基地设施已经修了二年多了,不料百纳乡划到百里杜鹃管理区以来,2018年8月26日,百里杜鹃林业局来了,不根据实际强说合作社基地是占有林地,要罚款,罚款金额先要十一万,后来要到六万多,最后数百村民联名陈情,拿出合作社基地原来烧矿不毛荒地的照片及依据,还是罚款二万一千多,林业局熊启新局长及下属工作人员在吃饭交谈中强调;明知我们在植树造林,在发展种植业,但是不要得罪领导,说是为了保住的房子,要我们不用申辩,诱使合作社交罚款。合作社股东会议考虑;就算是换个宅基地吧,也就交了。2019年4月以来,农业园区改造来了,百纳乡撤出园区规划图以及各种园区宣传,百纳乡政府以合作社办公楼及附属设施不合符《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2019年7月要求合作社限期拆除,2019年12月百纳乡又撤销行政行为决定,下发文“2016年合作社修建时百纳乡没有城乡规划”。完全不考虑合作社全体村民的利益,就是规避以前的园区规划和赔偿。

  一手遮天的强拆,完全不顾积贫积弱的彝族村寨的上千万的财产损失,强拆并没收。合作社基地2016年始建,村乡两级大力支持,所在地块属于大方乡百纳乡百纳村,是一片硫磺厂二氧化硫污染严重的荒地,是彝寨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带领村民几年的种植治理,生态环境才渐渐恢复,每一棵小树上还留着劳动的余温的时候,2019年11月林业局新成立的风景名胜管理区人员给我们说这里划为三大保护区的范围,没有任何相关文件和规划图,没有任何公示,强制说这里是名胜区,园区建成使用已达三年多,以未完成手续为由,房屋是违建,所有一切都是违法财产,要强拆没收,至2019年12月10日至18日十天内,管委会林业局连续给我们下达了三次限期拆除告知书,全体村民向管委会递交了请求书,恳请保留合作社的生命财产,管委会领导置若罔闻,说这是省里督查要拆的,合作社就此向上级相关部门申请行政复议,连法律救济的机会和时间都没有给予,2019年12月18日晚给我们作出《行政强制拆除决定书》,我们也连夜递交《中止执行决定书》,我们没有想到,在彝家寨子里的老人们的一片哭声中,年轻人们的一片撕心裂肺的疼痛中,三十四位彝家青年多年心血,贷款入股的身家财产,在2019年12月19日被百里杜鹃管委会的强拆彻底的毁得干干净净。

  合作社基地是彝家寨几百年来第一次由全体青年集资修建,是青年人的全部家当及加上银行贷款完成的,彝家村寨整个寨子三百多人建房只有5000左右平方,全寨子的族人还在贫困线上挣扎,没有经济去在这谎言中修违章建筑。彝寨种植园区初建时属于大方县,村里建房没有一家有完整建房手续,完全缺乏建房手续的比比皆是,缺乏手续是客观现实,这很大程度是行政机关不作为造成的,一会支持鼓励,一会罚款打击,划到百里杜鹃管理区后迫于新问题又来强拆,按照法不溯既往的原则,这样的行政行为,使彝寨村民陷入恐慌,这样造成彝寨村民们重大损失。完全不顾及群众利益。三十四位彝族青年人,有大半是无房无家,就做了管委会的一个违建房整改典型,银行的贷款还不上了,产业没了,又一次打回贫穷。这样的强拆典型,为什么选择在我们彝寨,族人甚至怀疑,是彝族人憨厚,还是我们长期的贫穷落后。

  强拆在2019年12月19日很早就进行,在法人陈刚及主要负责人不在现场现的情况下进行。三年多以来,彝寨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办公楼作为寨子的接待中心,包括的机构有;彝寨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索昭养殖基地、贵州省彝学会彝语言传习基地、《西南彝志》绍禄家族研究室、陈氏非物质传承文化基地、青年农民创业基地等机构。办公设施、生态接待中心物资、生态厨房物资、合作社农用物资。更重要的是本为彝文化传承人的陈刚所收集的经书、录制的电子彝经、毕摩法器、彝族彝文书画典籍,在强拆中损毁。为了规避拆除补偿,强制拆除造成了千年彝寨无法估计的损失。百里杜鹃管委会的内部行政强拆行为违法、错误。严重损害村民的合法权益,

  无奈之下,彝寨合作社村民们又集资贷款,四处奔波打工,将百里杜鹃林业局、百里杜鹃管委会、毕节市政府告上法庭,算是弱势群体寻求一抹公正。事实很清楚,彝寨所在的百纳乡一直以来所属大方县,2018年以后大方县签订托管协议委托给百里杜鹃管委会管理,百里杜鹃管委会又再次委托设置的林业局去四处执法,以内部行政强拆原来大方县内的企业机构,这已经严重违法。庭审知道;彝寨合作社所在地并不是百里杜鹃管理区所宣传执法的国家风景名胜区(后来知道是省级)的核心区域。管委会并没有具体详细规划。并且这里已是千年彝寨彝文化传承基地,这样的强拆也已违背风景名胜区管理规定。合作社基地所在地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就是硫磺厂破坏严重的荒地,村民证实,村里、乡里土管也证实了,而且现在百里杜鹃管委会又以矿山破坏治理项目来治理这片荒地。强拆不给任何的法律救济机会和时间。这样的事实摆在眼前,毕节市政府的行政复议始终要认证合作社所在地是农用地,只判百里杜鹃管委会强拆行为是程序违法。

  这样以内部行政行为执法、选择性执法、违背法不溯既往执法、不公正执法,已造成彝族群众严重的信赖利益危机、一年了,在群众还处在伤痕累累中的时候,你们又开着挖机和铲车来了,又是无视群众,直接不公示这个地方要做啥,又开挖了,不是说风景名胜区吗?不是说农用地吗?路人皆知了的,就是这彝寨的村民无知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