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3|回复: 0

曝光:湖北武汉市江汉区某单位恶意迫害我的人身安全,造成了经济和精神损

[复制链接]

1244

主题

1253

帖子

514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141
发表于 2020-11-14 12: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家好,我叫董凯(电话:15827559019)住武汉市江汉区统一街,我反映的多问题到现在没有任何回音也没有解决,我们当地政府单位欺下瞒上,欺压百姓,对你们谎报不是信息。我原是武汉轻型电器设备总厂职工,1996年11月因单位效益不好,宣布破产,由武汉市东立实业有限公司收购全员安置原厂职工,我就在安置对象之列。当年武汉市东立置业有限公可既没有对我安置,又没有安排我上岗。为此,我就与该单位走上14年官司之14年来我耗尽了所有的精力和和积蓄(还是我写信给上级领导通过批示),只赢得了由原与单位不存在劳动关系,后存在劳动关系。现在我虽然退体了,但是我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得来的。

  一、2010年江汉区民族街原街主任与江汉公安分局、民族派出所所长领导相互沟结在短短3个月时间内拘留我两次。因我为单位之事去过北京上访,他们为了一点维稳之金,雁过拔毛,所以他们对我怀恨在心,对我的家人、对我进行打击报复,连我几岁的小外孙女也不放过,到幼儿园说她外公是上访人员,使她在幼儿园抬不起头,被迫转园。我和我前妻是和睦夫妻,2010年7月我们被迫离婚。因我前妻原是社区工作者,街道领导要求我前妻做我的工作不要上访,否则就对她施加压力,没办法我们只好选择离婚。2012年社区换届,我前妻还是逃脱不了他们的打击报复,他们以超龄为由,逼迫她离开岗位。当年她没有退休,也没有生活来源,2013年通过民族街新调来的主任与政府各职能部门协调,办理了职工退休(但还是52岁退休,我就不明白社保政策职工哪有52岁退休的),为百姓办好事的领导,就成了我的黑保护伞。自从2018年方幼勤主任退休后,我就没有好果子吃。原因如下:1、2014年12月9日下午,在我家门口与邻居欧阳水玲因在过道上存放物品,发生口角,后被邻居欧阳水玲的朋友罗永安持刀将我头部砍伤(缝了12针),牙齿打掉3颗。但江汉区公安分局、民族派出所不是站在公正的立场上来办理此案,而是继续打击报复信访人,分明是菜刀伤的人,而非要说是锅铲,这到底是安的什么心?民族派出所并且还与荆楚法医鉴定所法医暗地勾结,不让我的伤情做法医鉴定。因为民族派出所与荆楚法医鉴定所法医暗地勾结,我到省司法厅将荆楚法医鉴定所投诉了,省司法厅接受反映后,于2015年9月22日下文要求其进行整改,并20天后报省司法厅。我一直不知道整改结果,就向省司法厅询问多次,省司法厅于2015年11月4日让我与该法医鉴定的相关人员一起去谈话。谈话后的第二天即11月5日上午11时许,荆楚法医鉴定所的法医,开着小轿车,带上3名打手(身上还有纹身),在统一街口和大兴路交费处(也就是我踩摩的地,再说荆楚法医鉴定所的法医,是怎么知道我踩摩的的地?那只有民族派出所的领导等知道)。我就被该法医鉴定所的法医(亲眼看到站在不远处)指使三个黑社会的人打得满身是伤,后我被送至医院住院治疗一个星期。我被打时附近的群众马上向事发地派出所报警,时至今日,毫无消息。我认为这是一个明显的报复行凶的刑事案件,我也提供了相应的线索,事发地也有多个监控设施,为什么受案公安机关迟迟不采取相应的法律强制措,对行凶人、策划人等与本案相关的人不闻不问。2、2019年元月,为我前妻退休的事情,职工退休办成了五七工退休,我到江汉区社保处理论此事,当时我情系有点激动,带了一个小小的水果刀,他们报了110,我看110来了,就把水果刀给他们,但公安部门来了二话不说,用电棍将我的头打得缝5针,右手臂缝3针,还拿枪对我瞄准,辛好当时社保处的李主任拦下,不然现在我坟上长满了草。最后他们还将我送到武汉市忧抚医院当精神病关两了个月,在医院对我脚撩手铐,强行喂精神病的药,吃药后使日夜不能睡觉,完全变成了一个活死人。我前妻退休的事情还是我在精神病关两个月后,2019年4月份才解决。3、我于2019年9月9号在湖北省康辉国际旅行社组团去北京旅游,一共是四人组团,有我的表哥表嫂和我前妻一起去北京旅游,江汉区民族街又干涉我们的人生自由,强行要湖北省康辉国际旅行社,没有经过我们同意,将我及前妻旅游团的行程退掉。作为政府正职能部门干涉人身自由,是违法的,而且是知法犯法。湖北省康辉旅社是违背了合同,是要赔违约金的。他们不仅没有赔违约金,反而还扣了我308元的退票费。后来我认为不公平,自己的人生权益没有得到保障,就与民族街的领导理论,后民族街的维稳领导与市的领导沟通,答应赔8000元钱,然后过完十一带我及前妻去北京旅游。9月7日维稳领导发微信要我到街里去拿钱,但是8000元钱只给3400元,还有4600元没有给。作为政府职能部门说话总要有点份量吧,算点数吧,接近三个月了,我多次到民族街找领导谈这个事情,但没任何效果。所以2019年12月2下午2点左右我到江汉区信访局找区人大领导理论此事,人大代表为人民,应不应该接待人民?我找人大主任有什么错?又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情,江汉区政府凭什么把我关在神病医院(还准备关半年)?公安人员在江汉区政府大门口粗爆执法将我的右手打骨折,还有将我的残疾待步车打得乱七八糟。关在武汉市优抚医院期间强行给我喂精神病的药,我不吃,他们就拿起子撬,把我的牙齿撬掉了一块。我并没有精神病,就算是有精神病政府职能部门就应该欺负我,侮辱我吗?难道党和人民给他们的权力,就这样让他们欺压老百姓吗?百姓的真严就这样让他们践踏吗?为什么干涉我的人身自由?有哪一条法律规定不让百姓去自己的首都北京旅游?为此次旅游康辉国际旅行社违背合同之事,我们并不想上法院,这是武昌区人民政府和武昌区旅游局逼的,今年疫情过后,我多次打电话给他们,要求他们协调,把308元的退票费给我们算了,我就是差点没跟他们磕头,但他们作为政府职能部门,不做好百姓的思想工作,反而耸涌百姓上法院。4、我为湖北省康辉国际旅行社违约,我将他们起诉到武汉市武昌法院,法院也下了传票,定为8月3日开庭,7月30日法院打电话来说不能开庭,原因是我精神残疾人,(我没有靖神病,只是有点忧症),为比事我7月30日就去北京上访,我们当地政府武汉市江汉区民族街办事处指使北京市西城区大栅拦派出所的民警,粗暴执法,将我的胸肋骨打骨折,还不让我吃饭、买烟、乘车,还强行戴手铐压送回武汉,回到武汉后,我们当地政府武汉市江汉区民族街办事处又将我关进武汉市忧抚医院,强行喂精神病的药,我不吃,医院内的打手就将我打得头破血流,并关在医院里折磨了26天,是我母亲和我弟弟多次找他们理论,才将我放出来。我现在不能活不了命,我们湖北省各职部门的权力大得很,他们把所有新闻界各职部门的求助和投诉电话都把我删为黑名单,我写到北京信先查得到,现在也查不到,我是中国的合公民,现在把我所有的权力都削夺了。所以我希望上级部门能依法彻查我反应的事情,用法律维护自身的权益:核实那些打击报复和伤害我的人,对我造成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那些打击报复我的人赔偿。按照相关条例来办将基础单位的蛀虫依法逐出,并依法解决我的诉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